{网页关键词}

{干扰符}
互联网医院开出首张在线处方
发布时间:2015-12-16     来源:佚名   分享到:
    当我国首张在线处方被正式开出后,传统医疗方式又再被颠覆。10日下午,浙医二院心血管专家王建安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以患者线上复诊提供的检查化验资料,开出了“继续服用立普妥”在线处方,两日后,第三方将药品配送到患者手中,这看似简单的行为,却意味着医生将不依托医院药房行使处方权。
 
    互联网医院上线,除让“互联网+医疗落地”,也可撬动“以药补医”。但是,网络处方中,由于不经过医院药房,患者拿到的药品是否医生心仪的品规,是需要考量的问题,另外如果出现医疗纠纷,如何判定与划分责权也需要完善。
 
    颠覆:可凭电子处方网上购处方药
 
    据了解,乌镇互联网医院背后,是由微医集团(即原挂号网)提供技术与运营支持,患者在登陆网站或手机APP后,就医流程为:“患者选择医生→提交检查检验报告→在线诊疗→医生开具在线处方与医嘱→患者在线付费→送药上门或自提”。
 
    微医集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医院目前为有首诊检查报告及首诊病历的患者提供在线复诊服务,通过视频聊天完成整个诊疗过程,互联网医院暂不能提供首诊确诊服务。
 
    其中,引起行业注意的莫过于互联网医院的电子处方。记者了解到,医生开出网络处方后,患者可选择在互联网医院买药和支付运费,国药控股将负责审方、核方,并把药品递送到患者填写的收货地点。另外,患者也可凭网络处方到平台合作的线下实体药店购买。不过上述人士表示,由于医保接入目前尚未完善,因此患者在互联网医院看病、购药及运费都需自费,而线下到药房买药则可刷医保卡。
 
    不过,这也意味着,医生在互联网医院出诊,处方中所开出的药品将不需要经过执业医院的药房审核。
 
    疑问:药品品种及品规难掌握
 
    虽然开药与医院药房“脱钩”是互联网医院的重大措举,但是也有行业人士对这一“颠覆性”措举表示担忧。原因在于医生对其第一执业地医院药房的药品品类、仓储情况以及对症品规可谓“了如指掌”,而如果换做如医药商业公司来承担药房的职能,则有可能出现品种、品规难以掌握的情况,或者开出处方在配送后并非医生所心仪的品规。
 
    对此,微医集团方面表示,乌镇互联网医院配备与线上诊疗相应的药品库,以常见慢病用药且适合远程配送的药品为主,不包含特殊药品,如果出现药品缺货的情况,国药控股方面也会通知患者并退款,患者也可自行到合作药房购买。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认为,互联网医院开出的处方药目前还是市场上流通较为广泛的类OTC销售处方药,而像治疗肿瘤、白血病等重大疾病药品并未纳入配送范畴,治疗最终还是在医院进行。
 
    对于国药控股方面而言,常用处方药的品类、品规和数量配备并不是难题,不过互联网医药处方单量增加后,物流如何跟上需要作出考量。
 
    纠纷:暂由互联网医院牵头协调
 
    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医院的兴起与发展,让医疗行为中的复诊与开药在网络上形成了闭环。不过,网络处方签的合法性也是业界所关注的焦点之一。
 
    微医集团方面也解释,因为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实体医疗资格还在办理中,所以目前暂时依托桐乡市第三人民医院。注册备案的医生在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实体医院有处方权,处方也是以该医院为主体。
 
    “因为完全符合《处方管理办法》的规定,而线上的处方开具,由医生的数字证书为处方进行电子签名,符合我国《电子签名法》的规范。因此,乌镇互联网医院的电子处方是合法有效的。”
 
    另外不可避免的是,医疗纠纷也有可能成为未来互联网医院所关注的焦点。微医集团方面表示,但如果真的发生医疗纠纷,乌镇互联网医院为第一责任方,负责协调各方进行医疗纠纷的处置,“平台为医生购买医疗责任险”。而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认为,若发生医疗纠纷,在充分取证的前提下,“是谁的责任就由谁担责”。
 
 
文章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干扰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