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关键词}

{干扰符}
代表委员联名呼吁取消药品招标
发布时间:2014-03-05     来源:佚名   分享到:

    “部分审批有关部门不顾国家文件强调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原则,仍然顽固坚持唯最低价取得招标,甚至违背价值规律,低于生产成本招标。”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科伦药业(002422)董事长刘革新表示。

    当天下午,参加全国两会的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同参与座谈,对医药行业政策走向表达观点。肇始于安徽的“唯低价是取”的药品招标模式再次遭到“炮轰”。

    2月28日,广东实施“药交所”模式以来第一轮基本药物采购成交价格公布,氯化钠注射液0.7元一瓶、板蓝根颗粒0.14元一包……这一价格比此前广东省基药平均价降低了9%,却令众多企业苦不堪言。全国人大代表刘嘉坤甚至直言反对此种招标方式:“买到的便宜药可能是假的!”

    众多企业以往期待基药能够“以价格换市场”,但在实际操作中也变了样。2013年,浙江省统计,二级以上医院中基药的使用量不到20%.这一情况在全国其他地区也存在,廉价的基药无法实现大规模销售,令很多企业意兴阑珊。

    众多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联名呼吁取消现行的医药招标政策,这一内容将被作为提案、议案,递交到相关接收部门。

    矛盾重重

    全国人大代表、康恩贝(600572)董事长胡季强认为,现行基本药物价格定得过低,但基药价格体系无法及时调整,“集团下面有100多基本药品,三分之一的药没有办法按照现在的价格、现在的工艺来进行生产。”而且药品招标环节,价格越招越低,“以这样的价格中标,我们要么造假,要么停产。”

    中药价格过低的问题更突出。全国人大代表、承德颈复康药业董事长李沈明表示:“医改这5年时间里,中药材连续涨价。我们常用的400多种药材中100多种在涨。药价还控制得非常低,企业真是苦不堪言。”

    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无奈地表示:“希望国家发改委在价格恢复廉价药品价格。我们要求不高,恢复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个水平就可以了:青霉素七八十年代就是6毛钱,后来涨到9毛,现在降到9分。企业做不出来,做出来必然造成产品质量不合格。”

    大量矛盾被集中到现行的招标制度上。除了价格问题之外,各地招标中的隐形门槛盛行也令企业头疼。李沈明表示:“我们在这几年的招投标中,经常遇到一些对外地企业的歧视性条款。”

    各地招标中,一般会要求投标企业提供省级以上的药检证明。尽管都是合格药品,但如果没有省级药检所和地市级药检所的证明,便无法进行投标。李沈明表示:“以河北为例,省里企业拿到药检报告得数月的时间,而内蒙、西藏等偏远省份的企业,拿到省级药检证明更是困难。这个证明还只有一年有效期,比我们药有效期还短。”

    刘革新表示,“现在的招标制度导致了一大批常用药被迫退出市场,埋下了药品质量的隐患。”

    取消招标?

    在这次座谈会召开之前,“取消现行招标制度”已被作为一个重要事项,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名签字,并计划上交给相关部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拿到了这份题为《关于取消政府统一的药品招标等制度的建议》的文件,其中明确指出:十多年来,由于政府过多干预市场,不当设定“入门价”、“制定配送”、“限时回款”等规定,甚至出台使用本地药品比例的强制措施,干预买卖双方的交易行为,结果反而造成药价虚高和廉价药断档两种极端现象。群众、医院、企业、政府“四方都不满意”。

    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这一建议感同身受。全国人大代表、扬子江药业董事长徐镜人表示:“现在是已经完成招投标了,销售却无法实现多渠道进行,还要面临二次议价。这样招标的效果无法体现。”

    刘革新认为,如果能建立全国统一公平的药品竞争体系,这样的招标还是可以接受的。但目前是地方政府对招标的不当干预,造成了市场混乱。“如果这个招投标不能如我们所愿取消的话,也要实行全面综合评判的原则,摒弃由价格最低中标。”

    尽管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轮番炮轰,但当日列席的卫计委、发改委等部门人士未有表态。

    除此之外,上述《建议》还指出,“药房托管”突然在当下流行,其背后也潜藏着变相“以药补医”的弊端。

    2014年年初,康美药业(600518)连续宣布托管81家医院的药房,然而这一模式却被认为实际上“使托管方成为垄断方”,使其具备了与供应商的砍价能力,制药企业面临“二次议价”、出让利益的风险。

    药房托管被认为是“典型由权力配置市场资源的行为”,《建议》希望,立刻叫停药房托管,还医疗机构购药自主权。

 

文章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干扰符}